當看到孩子終於開口說話,無論是以任何形式表達,父母通常一方面會感到驚訝,另一方面也覺得鬆了一口氣,對此感到滿足。他們會覺得驚訝,是因為過去曾有專家預估這個孩子永遠無法說話。對此我們可以理解,不過,父母們太常對任何一種形式的語言感到滿意。當孩子說話時,的確是可以慶祝一番,但更重要的是,要了解到光有語言本身並不足夠。

自閉症和其他相關障礙的孩子並不像一般的學生,他們與人互動的經驗如此貧乏,讓他們無法練習並運用語言;也因此,他們在社交場合中也很少展現他們費盡千辛萬苦所學得的語言。這並不表示學術語言一點用也沒有,不過父母應該要想一想,如果孩子學會用語言建立關係的社交技巧,那麼他之前學會的學業語言肯定會變得更有用。我們需要相信孩子有能力應付充滿對話的生活;因此,若孩子只有在當個順從的學生和獨白者時,才使用語言的話,我們不應該感到滿足。我們的目標是在孩子學習語言作為表演或學術技巧之前,先讓他們變得能夠社交且願意溝通。

 安德魯在五歲時開始會對其他人說話,不過他說的話通常都是在模仿別人。他從九歲時開始與別人對話,那時他的父母,加入了他的遊戲,同時用輕鬆的方式談論他在做的事。他們沒有質疑或指導他的行為,也沒有刻意要讓安德魯說出某些字詞句子。他們的目標就是要讓安德魯能夠自在地與人說話,並從中獲得成就感。他們只有在玩耍的互動中加上字詞,讓字詞變成遊戲的一部分,任何字詞都可以在互動中使用。一開始,他們的目標是要讓安德魯把他們納進他的世界,然後享受談話,不要有任何要完成某種事情的壓力。很快地,安德魯自己會開啟對話遊戲。他幫家裡的每一個人取了一個綽號,然後假裝自己是另一個人。在這個例行活動中,他開始有了對話,不過他會要求他的對話夥伴扮演他指定給他們的角色。

安德魯:(用手比出說話的動作)拉菲想要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要去商店。

母親:(同樣用手比出說話動作)柴克斯特(她的新名字)說十點的時候再去。

安德魯:拉菲想要現在就去。

母親:柴克斯特要把碗洗完。

安德魯:拉菲想要幫你。

母親:柴克斯特說去拿藍色毛巾,把碗盤擦乾。

安德魯:拉菲會把碗盤擦乾,所以我們就可以走了。

 我們必須承認上面的對話並不尋常,也不是我們長期下來希望的對話模式。不過,我們發現,當我們允許對話中的兩人帶著新角色的距離感之後,安德魯會對話互動得久一些,而在這之前,他的對話相當簡短,有時甚至沒有對話。顯然,安德魯喜歡這個遊戲,這個遊戲似乎增加了對話的樂趣,讓他能放鬆地談話。漸漸,他開始用真正的「安德魯」的身分和別人談話,不再使用這些假名了。

為什麼對話應該要有趣或令人開心呢?我們的孩子難道不需要適合他年齡的莊重對話嗎?許多孩子過去都有一段漫長且痛苦的溝通史,那些和孩子溝通的人會用許多方式說服孩子,他們說話的方式並不「正確」。要修補說服孩子說他們說話方式是錯的所帶來的傷害,要花上不少工夫。我們的方式是加入孩子的活動,然後用孩子還能夠接受的任何方式和他說話。

我們發現對局外人來說看似「廢話」的對話,正是孩子為了要發現他能夠與他人成功對話所需要的對話。一旦你了解孩子在對話上有著長長的失敗史之後,你就能夠放輕鬆,讓孩子知道任何形式的口語連結,對你來說都很重要,而且你也會喜歡。你的孩子可能要花上一點時間去相信,他可以用好玩的方式,說任何他想要說的話。要記住,人際連結比資訊訊息來得重要。

 

——摘自智園出版《讓孩子開口說話》

 

 

, 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智慧的花園

智園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